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征文】开国之初的“居民会主任”| 倪鸿嘉
2019-10-05 07:30:25



杨家廊下街区一角


杨家廊下与坛弄的分界线——严家弄,是何家阿妈当年工作的地方


嘉兴月河历史街区坛弄延伸段——杨家廊下,流传着一个十分感人的故事:她是开国之初被居民一致推选的居民会主任,她为民奉献32年、终生没有报酬却从不后悔……她,就是66年前担任新嘉街道杨清居民会主任的何兆璋,人称“何家阿妈”。


1949年5月7日嘉兴解放,不久新中国诞生,跨越新旧两个社会的她,最懂得什么是寒与暖、苦与甜,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妇女地位巨变,她很快脱离文盲,内心充满感激的她,决定跳出家门,与男子一样“同奔社会”。


1950年冬,在嘉兴驻留着一批刚从解放战场撤下的负伤官兵,为使他们得到更好的照料,安度严冬,地方政府发动妇女为伤员义务洗衣。那时,何兆璋身边有四个孩子,最小的才八岁,一家老少的生活都离不开她,当她了解要为有功之臣洗衣,就立即说服老母亲及丈夫报了名。


洗衣听来很简单,其实是艰苦活。每天早出晚归得步行十余里,在三九寒天只能吃上自带的开水泡冷饭,令何阿妈最难抵挡的是母子的情感。她白天洗完军衣,回到家中往往已经天黑,可怜的小儿子就挣脱照看他的祖母,一头扎进阿妈的怀抱,苦苦哀求:“妈妈,妈妈,我想你呀!明天妈妈不要再外出了好吗?”阿妈又能说啥呢,她只能顺着孩子点点头,把那双冰凉的小手紧紧贴于自己温暖的脸颊,轻轻地说道:“乖孩子,妈妈明天不出去了,快睡觉吧……”可孩子哪知道妈妈的心思?当他们还躺在暖融融的被窝里,做着香甜的梦,妈妈又悄然出门了。孩子的企求和失望,持续“拉锯“一个多月,直至洗衣任务完成。


此后,何兆璋“外出”更多更忙了。像港口监督、爱国卫生、帮农户排涝……只要街道有任务,她都全力以赴,因为新中国刚建立,百废待举,个人忙点累点不算啥。何家阿妈一心为国为民的举动,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


1953年3月18日,杨清居民区出现了罕见一幕:居民们聚集一堂,将何家的方形客厅挤得水泄不通,当主持宣布让大家推选居民会主任时,场面经短暂安静,即刻就有人高喊:“选何兆璋、何家阿妈吧,她为人民服务好,对不对?”顿时会场沸腾了,人们无不拍手称好与欢呼。突如其来的状况,让毫无思想准备的何兆璋着了慌:“选我怎么行啊,选我怎么行……”“行!”“何家阿妈行!”居民的喊声一浪高过一浪。此时,何兆璋无奈了……那年她已42岁。


就在何兆璋当选居民会主任、治保主任的当年初秋,严峻的考验降临了。被载入中国台风史册7强的“妮娜”,于1953年8月17日登陆温州乐清,并向禾城袭来。

当年的月河桥,前方是杨家廊下街区


杨家廊下原杨清居民会第一居民小组街区


杨清居民区,东起杨家廊下的严家弄,西至杨家廊下的月河桥,人口密集,旧屋众多,为防不测这天阿妈守了通宵。翌日上午,暴风雨加剧了,灾害真的来了,她迅速从衣柜抽出一件棉袄,刚准备出门,几个居民惊慌地冲进家门:“何家阿妈,不好了!”“何家阿妈,严家弄有两间房子晃得厉害,快倒塌了……”险情就是命令!她挽起裤脚,顶着暴雨,径朝严家弄奔去。透过劈头盖脸的狂雨,只见房舍不停地晃动,发出可怕的“吱吱嘎嘎”的响声。


情况危急不容迟疑!阿妈像训练有素的战场指挥员,断然决定抢搬家具、物品,并第一个冒着屋塌人亡之险,冲进屋、登上楼……住在杨家廊下9号的居民汤昌明、汤永明也冒险冲进屋,全力把橱柜、桌椅、床铺、箱子、锅碗迅捷地抢搬了出来。不到半个小时,只听得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房屋倾覆了!“好险啊!”大伙高声喊了起来……


在何兆璋担任居民会主任两年后,她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入党后她对自己要求更高了。那年盛夏,武康爆发了严重虫害,情况紧急。上午十时许,街道办事处袁主任下了死命令,要求杨清居民会立即组织义务上山采药队,下午3点准时出发,不能有误!


只有5个小时了!可不,散了会得火速挨户动员、物资准备、召集出发,事情一大堆。杨清居民会共有10个组,按街道分配的指标,连带队的要派出11人,人数多不算又必须是壮汉。何家阿妈苦苦扳着指头思索着,算计好一阵子心底都没个谱。


“我们刚支援双抢回来,又要叫上山,我不去!”

“我身体吃不消,我不去……”


在阿妈紧急召集的上山居民碰头会上,大家几乎都表态不肯去,使她大出所料。从客观上讲,有的确实已连续出击,有的家中确实有难处,但这些倘若能克服一下,也不是绝对解决不了。然而今天阿妈磨破了嘴皮,说尽了好话都失了灵,她重重地碰了壁,她有点绝望了!但是,时间却毫不留情,一分一秒地向下午3点逼近!“咳——”何家阿妈长叹了一口气,只见她理了理齐耳短发,缓缓从凳上站起,她平静地对大伙说:“这样吧,不去我不能强求,这事那病也很要紧,杨清,就我一个人去!”


话毕,人们都惊呆了。“阿妈,你怎么能去呵?”患有鼓胀病的居民胡有根急了,因为他清楚,何家阿妈是说一不二的人,何况她有头晕症、高血压,几天前还累得吐过血,怎么能忍心让阿妈去呢!顿时,大家嘀咕起来,气氛在急转直下。不一会儿,居民们纷纷表示收回刚才的意见,个个要求上山。不过有一个条件:何家阿妈不能去!然而,这时已经晚了,再劝说阿妈也不肯不去……12天之后,采药队提前完成任务归来了,可何家阿妈因操劳过度真的病倒了。


何兆璋从1953年担任居民会主任,到1985年年迈退休,这漫长的32年生活全依靠家人,这个“官”在那时并无工资或津贴。


1960年,居民会首次得到一笔街道下发的钱款:共16元。居民干部研究后决定给何家阿妈5元,并说明是街道授意给她的,阿妈才勉强收了。可是,回家跟丈夫一讲,觉得不对劲,为人民服务怎可收钱呢?于是阿妈又将5元钱执意退了。


何兆璋也曾想进厂工作,既能解决经济来源,又可直接为国为民创造财富。在阿妈漫长的居民干部生涯中,招工机会不知有多少次,对她说来也是伸手可得,但每次机会她都失去了。


1955年,民丰造纸厂向她敞开大门,并填好了招工表,但街道舍不得她走,把她挽留了。1962年,街道考虑该落实何兆璋的生活了,决定让她去糖果厂工作。招工表填好了,阿妈明天就可报到上班了。阿妈的初衷“同奔社会”,可不就是这个意思?如今理想即将变为现实,这有多好呵!当年她44岁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那天她起得特别早,就像当初为子弟兵洗衣而早起那般。她早早买好一天小菜,料理好家务,为了更好地投入这居民会工作的最后一天。


天还未亮,门外忽然传来一位妇女的叫喊:“何家阿妈,何家阿妈!”凭借多年工作经验,阿妈断定又有着急的事了。她立即开了门,一看原来是居民朱菊宝。


“我想请你开开恩,帮帮忙了。”小朱急切地说。


阿妈一笑,爽朗地说:“不要客气,有事尽管讲好了。”


“我听说糖果厂有招工名额,阿妈让我去吧!”说到这句她眼圈红了:“我要负担5个人生活,日脚勿好过……”


何家阿妈边听边思考着,但一时难以正面回答,不是怕失掉招工机会,而是组织纪律不允许她擅自给人许愿。天渐渐亮了,可这时离街道上班还有点时间,阿妈劝小朱先回家吃过早饭再商量,但她非要阿妈当场拍板不可。一小时后,何家阿妈带着朱菊宝来到街道。她避开小朱,找到街道派出所李所长,认真地对他说:“她家里确实是困难呵,我的条件不管怎么还比她好一点,我看还是让朱菊宝进厂吧!”


李所长一听,吃了一惊。他感到惋惜,又着实敬佩,面对何兆璋,所长蹦出这么一句:“你呀思想真叫通,真是没有办法!”


当年协助阿妈抢险抗台的小伙子汤永明,如今已是75岁老人,他深情地说:“‘杨家廓下’这个街名随月河的改造已经不见了,但何家阿妈的好思想好精神却永远留了下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获征文二等奖)



来源:读嘉新闻 文、图:倪鸿嘉 编辑:四月 责任编辑:沈秀红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